速记速录师爱好者网站 http://www.gzsic.net | 用户注册 会员登录
投稿QQ:863050573
当前位置:>> 首页 >> 速记书籍 > 学习心得 > 速录历程-速记学员陈丹速录心得分享

速录历程-速记学员陈丹速录心得分享

发布时间:2016-08-28 11:12:51 阅读次数:492

2010年我还在中南悠哉的读着全日制自考,当时修的是工商企业管理专业。两年多下来,对这个专业最深的感触就是有广度,没深度。“学”了那么长时间也不知道究竟自己学了些什么,当然,我也承认这跟自己的努力程度有关。

记得覃彪喜在《读大学究竟读什么》一书中谈到,不可一门不专,不可只专一门。也许工商企业管理这个专业确实做到了“不可只专一门”,但却没有做到“不可一门不专”,又或许后者需要自己去深掘。

当时在这个专业中最喜欢的一门课程是人力资源,也正因为如此,这一门课程也光荣地成为我所有课程中唯一没有逃过课的一门。原本以为找到了一个自己喜欢并适合自己的行业,但通过后续在新航道培训人力资源管理师的经历,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做这一行。

这个课程结束后,就陷入了迷茫,不知道自己学了这个专业以后出来能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会什么。之后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觉得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应该学点什么技术性的东西,于是那几天疯狂的在网上搜索,可是一直没有找到自己想学的东西。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来不知道怎么提到的《我的青春谁作主》,也正因为这个才知道有速录这个行业,也记起了当时协会里有人说过的一句话,“知之为知之,不知百度知”,对,赶紧百度,输入“速录”后屏幕上果然出来无数条跟速录有关的信息。于是逐条逐条的点开来看,当我看完有关速录的介绍之后,我就知道这就是我想学的东西。

之后就开始找学校,找老师咨询。当时咨询的第一个学校就是长沙长太,在咨询的过程中,每一个细小的问题袁老师都很真诚并耐心的回答我,也正因为这样,我就决定不再找别的学校咨询了,也许这就是我性格中感性的一面。

但因为这个决定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在我正式入学前也去采了一下点。当时学习地点还在长沙大学,刚进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他们在测试,顿时眼都看傻了,只见学生们双手在速录机键盘上像弹钢琴似的快速的来回跳跃着,电脑屏幕上唰唰的闪现着一排一排的字,还没来得及把一排字看完一排又唰过去了,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感叹---“好神奇啊!”看到那个场景以后,也没问很多问题,只是跟袁老师说我过一段时间就来学习。

记得当时我刚学的时候那个初级班人数很少,我是第三个进去的,在我之前有袁伟、邱,我之后没多久就来了彭炎芬,再之后谭丽芳…,就这样组成了一个速录初级班,从此我们就在一起开始了亚伟的学习。    

在整个亚伟的学习过程中,前半年的学习让我最印象深刻,也让自己最感动。我们几个人都是从零开始,记得第一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熟悉键盘并记住每个键位,然后再不断的练习。那个时候每天最紧张的时刻就是每次测试完分数出来的那一刻,通常我们第一个看的就是自己的文章有没有过,第二个看的是同速度的人打得怎么样,相互之间有一种你追我赶的态势。要是看到自己过了一篇文章会非常开心,尤其是过一个速度的时候内心那种激动真是难以言喻。要是那天没打好,袁老师也会给我们指出来哪里不好,再适当的给一些鼓励,在这当中也深深感受到了鼓励的重要性。

在学基础课程的时候,觉得速录也并非那么难学,因为只要你会了前面几课,后面的原理几乎都差不多,甚至自己都可以照着书本练习。但是当后来进入提速练习的时候,发现速录其实是“易学难精”,也发现它也并不是像许多人想的那样只是简单的打字而已,而且需要长期积累并不断练习,而速度和准确率是我们一直不断追求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很用心地在不断地练习着。

在课余时间,大家会看报纸画略码,谈论有关于速录的人与事,在特别枯燥的时候大家也会停下来聊会天消遣一下,聊到起兴时甚至会停不下来。话说“三句话离不开本行”,还真是这样,在记略码的那段时间里,邱、芬她俩和我走在回去的路上,经常看到宣传栏、墙壁上、店牌上的某一个字也会问这个字同音的略码是什么,讲完之后大家都对视一笑。邱经常会说,为了不让自己明天后悔,今天必须得努力。还有袁伟在是时候,每当我受到点打击,都会鼓励我。也因此很珍惜跟她们几个在一起的时间,一直到现在都很怀念那段时光,很喜欢那种苦中作乐、充实的状态。跟她们几个在一起学习的半年时间里也是我学习中有史以来最努力的一段时间,因为那是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要为自己而学点什么。在那时,甚至还觉得连看一部电视剧都是件很奢侈的事情。也因此,那段时间手机电话短信少了很多,QQ头像基本上是黑的,去中南的次数也很少,还拒绝了罗美女好几次,呵…偶尔会有很久没联系的同学打来电话说我感觉像消失了一样,其实那段时间只是想专心的学习而已,像我这种自控能力不是很强的人,一旦心玩散了,又要花一段时间才能把心给收回来。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很快半年过去了,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大家也都达到了一定的速度,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大家的相继离开,直到6个多月以后,我们那一拨人只剩下了我孤零零一个。而此时,我的速度才刚跨进180,看到她们一个一个相继离开,我也有种想走的冲动,可由于种种原因我还是选择了留下。开始那段时间还好,再稍微过一段时间,觉得那种日子真煎熬。再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感觉没有一点点进步,那时真的很怀念大家在一起学习的那种氛围。虽然后面一直有人不停的进来,但因为不是一起学的,而且速度也不一样,总觉得少了一种往上冲的力量,甚至有一种消极厌学的念头,也许这就像浩众吴老师所说的那样,分离,其实往往最难过的不是走的那个人,而是最后留下来的那个人。我想自己一直卡在180的速度上,也就是所谓的瓶颈期跟这个应该有很大的关系吧。本来之前有一群人在差不多的速度上你追我赶着,有一种无形的动力存在。而某一天当所有人都走了的时候,发现自己前面已没有想追赶的目标,而后面的速度又相差太大,此时已没有心思再练下去,就感觉每天在那里混日子一般。原本一直以来,我只想做第二,不想做第一,我希望前面一直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我可以追,更希望有个人可以带动我,也更加不想做垫底的,我想谁都不会想做那个垫底的人。

因为一直没有进步,老师看着也挺着急的,于是经常带我出去上会,说反正在学校也没怎么练,带我出去透透气,希望我可以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也是希望我在实践中能有一些提升。可我最终却白费了老师的一片良苦用心。直到后来谢媛媛、杨燕、淑文、香刚等一些同学上来,我才慢慢有了一些好转。

后来虽然有好转,但进步仍然不是很大,我想是真正到了自己的瓶颈期吧。后来我跟袁老师说我想出去工作,袁老师问我想找什么样的工作,我说想从事文秘速记,她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她觉得我要是想从事文秘速记早就可以出去了,既然现在还在就应该继续做速记吧。当时虽然想从事文秘速记那个方向的工作,但因为遇到瓶颈期,心里总之多少会有点不甘心,还是想去专业的速记公司提一下速的。而且当时的想法是虽然不是很喜欢专职速记,但也说不定会在工作中喜欢上这个行业,于是跟袁老师说我还是先去专业的速记公司锻炼一下。于是她跟浩众的吴老师推荐了我,她说去浩众有很多的锻炼机会,说不定我的速度可以在浩众有所提升。就这样我就给吴老师发了简历,后来通过电话跟吴老师说好11年的10月底去浩众。但往往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正好在准备来的前几天生了场病,家里人都觉得一定要把身体养好了再出去,而且马上年底了,希望我年初再出去,也正好在家里待一段时间,就这样我被妈妈带着回家休养了。而之前跟吴老师已经说好现在又出尔反尔,当时给他打电话的时候真觉得很不好意思,但他说没事,能理解,让我回家好好休息,后来还说明年可以再过来。其实在年底的时候本来有其他选择的,但就是因为吴老师的这种态度,我毅然选择了来浩众。(人生总是有那么多的意外。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有在那期间,最让我感动的一个人就是谢媛媛,我不是一个善于言表的人,也不会说一些感谢之类的话,但我会在心底把你当这辈子的朋友。当然,除了家人还有很多人要感谢,我都会记在心里。)

今年年初出来那天吃午饭的时候,家里人挨个跟我说路上要怎样,生活中要怎样,工作中要怎样,跟同事要怎样,甚至说到跟食堂的阿姨要怎样等等说了一大堆,当时觉得很啰嗦,但真正出来之后慢慢的感悟到了他们说的其实都是生活中的做人道理。人生这辈子最讨厌分离的场景,可是又往往逃不掉。那天家里人都有送我出来,除了爸爸,因为他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擅长表达自己内心想法的人,那天也破天荒的跟我说了很多,但是也习惯性的没怎么听进去。在爷爷那整理行李的时候爸爸骑着电动车赶过来了,我知道,他是来送我的。出外面铁门的那瞬间,我和弟都有看到爸爸的眼泪喷出来,但我们都不是善于表达的人,我也不想在他们面前哭,因为那样他们会更加不舍,尤其是爷爷奶奶。最后由于电动车没电爸爸最终没有把我送上车,虽然路程真的很短很短,每次想到这里,心里都会很难受,总觉得留下了太多遗憾…

就这样,离开家人来到了广州浩众,开始了人生第一份正式的工作。浩众,果然名不虚传,来这的当天下午吴老师就安排我跟小范去广州电视台打字幕,本来有两集,但我们去的时候他们只剪辑出来一集,后来另一集剪出来的时候又没有机器,我就一直在旁边看着小范操作…

之后没几天吴老师让我跟他出去上会,整场会下来,一个最深的感触就是自己好多余,虽然是副打,但在旁边什么也不用干,而他一个人却游刃有余。当时打心底很佩服他,我也知道离吴老师的速度还相差甚远,同时也知道我没来错地方。那天吴老师跟我讲了很多,回去之后也思考了很多,也决定要在这里好好干,至少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好好学。

虽然浩众是一个专业的速记公司,但我们在浩众,锻炼的不仅仅是自己速记方面的能力,还有其他很多方面的能力。要熟悉一个公司,真不是几天能够做到的,也因此深刻体会到为什么每个公司会要求有一个试用期,原来这个试用期真的很重要很重要。也是来浩众之后,才知道至少对于速记来说,学习是一个阶段,工作又是另外一个新的阶段。刚来公司那会,其实压力真的挺大的,平常除了在公司打下录音,带学员,偶尔出去一下,有时候还要登公司的QQ。其实那时候最不喜欢、也最害怕做的就是登公司的Q,因为登Q意味着要处理公司的日常事务,而我刚来对公司所有事务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该怎样处理,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也是熟悉公司并且上手的最快途径。吴老师经常会说,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或者问其他同事都可以,关键是有问题就要沟通。我也确实这样做了,一遇到不会的就老是问他们。在浩众,我觉得这一点非常让我欣慰,因为这里的同事都很好,你问他们什么事他们都会很乐意的告诉你,而且在这里没有所谓职场上的那种勾心斗角,都是很单纯的一群人,而且我发现他们身上都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亮点。

比如在公司一遇到什么事老喜欢叫“秋梦”,感觉吴老师没在的时候秋梦就是万能的,“秋梦,我电脑出问题了”;“秋梦,我该怎么回他呀”;“秋梦……” 每次秋梦都会很耐心并且很圆满地帮你解决。

萱萱,公司公认的除了吴老师之外打得最好的一个人,公司很多人都希望多跟她一起出去,而我很幸运的跟她出去过很多次,以前很多次跟她出去会议的时候,会议间老犯困、走神,就是因为她打得太好了,没什么可修改的,也相信她一个人能搞定,看着看着就出现那种情况了,其实这不管对于自己还是对于她而言都是挺不负责的表现。

李碧艳,是一个很乐观,意志力很坚强,不怕苦不怕累的人,整天乐呵呵的,天真的像个孩子似的,其实她一路走来能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内心真的挺佩服她的。

晓娟,典型的北方女孩,个子高高大大,挺率直的一个人,内心挺上进的一个人,喜欢找人撒撒娇,遇到问题找人倾诉倾诉,有事不喜欢憋在肚子里,没事喜欢拉人逛逛街什么的。

丹丹,很喜欢她那种与世无争的态度,对事尽力,对人尽心,性格也很好,人真的很好。

小范,执行力很强的一个人,佩服她一放假可以在家睡一整天。

麦经理,看上去应该跟我爷爷的年纪差不多,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乐于助人、全能型人才。

吴老师,从事速记行业17年,可以说是广州目前打得最好的一个人。吴老师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记得刚来那会,连接电话都觉得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在这过程也挨过很多次批,但很庆幸的是吴老师说过之后会教你怎么做,有时候甚至具体到一句话该怎么说,也是在他的这种耐心指导下才慢慢的成长起来……

总之,公司的人都很好,而且大家相处得都很愉快,所以也挺感谢公司所有带我、陪我一起成长的那些人。

来浩众这么长时间,总的感觉浩众还是挺不错的,锻炼机会真的很多很多,印象中除了来的那几天和前几天稍微闲一点,其余时间都挺忙的,这说明浩众的业务真的挺多的,我们每个人在这里也都得到了不同程度、不同方面的成长。而我也来浩众大半年了,在这里确实各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也体验了专职速记的生活,不得不承认,这个行业的性质还是挺好的,但我发现一直到现在自己并没有真正的喜欢上这个行业,也许自己还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所以今后还是想朝着自己最初想法的那条路上走。


文秘速记,我一直“在路上”。也许有人不是很看好这条路,又或许有人觉得选择这条路会有那么点遗憾,但我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至少我会去尝试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在浩众余下的时间里,我会尽责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我也会尽量提升自己的速记能力,就像吴老师所说,尽自己所能在余下的时间把速记练到更高的水平。

[1]

 
返回速录fans首页


下一篇:我学速记的日子
相关标签:速录历程-速记学员陈丹速录心得分享,速录师,手写速记,电脑速记,速录机,中国速录网
相关文章

图文报道